台灣台北市大安區潮州街94號B1 106 No.94, Chaozhou St., Da’an Dist., Taipei City 106004, Taiwan (R.O.C.)
tribe against machine
shihweichieh.com
triptico.vestibles.cl


04.23 - 05.08 2022

IC-Taiwan




展覽介紹


I_C 計劃是由 Maria Jose Ríos 發起,由位於安第斯山脈上的智利天文台 Atacama Large Millimeter/submillimeter Array (ALMA) 協助贊助,由數個藝術家一起進行的一項跨國協作。這個計劃旨在由結合當代天文技術和文化天文學的角度來觀看在當代和傳統的天空,將現代天文資料視覺化於織品製造中來呈現印加文化中的暗星座文化。我們期待以「拼湊天空」做為本行動的開端,本次在台北的展覽是 I_C 計劃的首站和國際協作的初步呈現,實體作品主要以施惟捷的作品為主,其他國際參與者的目前進度將在計劃網站中做呈現。

在拼湊天空的脈絡下,本次在台灣展覽的另一個支線,收錄了施惟捷曾經在2018另一個位於西藏高地上進行的社區合作:「我自2018年8月至11月與來自泰國的氣候工程師Wiriar Rattanansuwan自願加入了這個義工計劃。計劃目標是在青海囊謙建設一座溫室模型,在冬季也能抵禦-20℃至-30℃的溫度。該站點的海拔高度約為3,700米;主要任務是為位於32°31'45.2"N 96°03’05.2”E的紮西格森學校收容的孤兒提供常年蔬菜」。在展覽裡施惟捷使用老窗和當地植物染製的太陽能玻璃構建了此趟旅行的紀錄裝置。


Maria Jose Ríos

我們每個人目前都生活在各種資料和信息的循環之中,資料是一種與文化和社會環境直接相關的元素,也是對現實環境進行圖像閱讀的過程和環境的一部分。以資料文化為觀看方向,從賦予我們土地的前哥倫比亞人文化中,如安第斯和馬普切文化,探索天文和織品文化間的連結,從而探索天文學的重要性。這就是 I_C 計劃如何以一種基本且具有藝術性的方式,在古文化中探索傳統的價值以及天文學與紡織技術之間的關係,藉由新的數位技術和天文資料(如來自ALMA observatory 的開源資料)的視覺化所構成的行動,這也為資料視覺化領域提供了新的可能性和支持,這項行動基於對我們的歷史和文化身份認同的重要性,使古老的編織技術文化得以延續,但採用了某些數位、類比和現代機械技術的協助。織機是一種能夠創建資料系統的日常社交工具,也對電腦歷史、現代機器的演化具有高度影響力(提花織機作為第一個二進制系統)。 本計劃期聚焦祖先的技術,創造性地探索它們,使我們更能欣賞這項具有重大象徵和社會意義工具文化,這也是我們產生領土文化認同的重要元素。

宇宙是在圍繞著我們並將我們連繫在全球網路中的極大環境,產生了一個具有全球性和相互關聯的文化層,自地球上的原住民時代以來就發生了這種情況,這個全球合作性質是自然的一部份,也是地方性的計劃為何使用來自紡織品的天文學和資料的目的,這個網路是對古代的、全球性的信息傳輸的文化性支持。

這個線上串連合作包括智利、台灣(施惟捷),以及在巴賽隆那進行的編織工作,探索以紡織品作為資料顯示螢幕介面的可能性。該計劃旨在通過其協作和全球性的工作方式產生連續性,並展望未來,其中還包括在人類學、藝術家、活動家、設計師和工程方面工作的跨學科人員群。電子和硬件。

然後,本計劃旨在通過資料,在本展覽中指的是天文資料、紡織品和新媒體,產生全球性的、星際上的網絡連結。我們使用這些元素作為計劃構成,使全球性的管道能夠受到重視,進而將歷史上亞洲和美洲使用於織品上的技術找到視覺呈現方法。我們知道文化是不同的,但有一些東西將我們聯繫在一起:如編織和紡織品成為了文化網絡,資料可以被視作為一種文化元素(以本展覽為例:這裡指的資料為天文資料)。

施惟捷是我們認識的一位藝術家,他曾與(亞洲)祖先部落合作,除了與資料打交道外,他還與手工和數位技術有著非常完整的關係,並對提案非常感興趣。因此,台灣也有 ALMA 的夥伴(松下 聡樹 Satoki Matsushita, ASIAA),施惟捷也從那裡找到了聯繫和幫助。施惟捷的工作非常費力或對資料進行細緻的處理。目前智利參與方的在本展覽裡使用的資料是以較一般和更簡單的方式得出的,而不是分析性的,是關於我們太陽系行星的化學成分和相同行星大小的資料,並使用挪威牌數位提花機產生雙層織;來自巴塞羅那的 Francesca Piñol 正在執行這項編織工作,完成後將被帶到智利。因此,這個計劃展現了使用全球網絡的生產系統,顯示了連接和形成「協作星座」的能力。

本計劃在智利所進行的另一項較為廣泛的紀錄工作,是關於織品如何成為了安地斯文化中天文信息的傳播者:這些來自南美洲的文化包括艾馬拉、印加、帕拉卡斯、還有馬普切文化。這個紀錄工作和視頻將在 TRIPTICO.VESTIBLES 網站上公開。這項工作不是詳細的調查,而是由兩位與以上這些文化有人類學和考古學密切關係的藝術家進行的,並將其應用於他們最有創意的作品中從考古學和人類學的角度來看,這是一個由藝術家而非該地區專家所承擔的計劃。另一方面,另一位藝術家 Nicolas Briceño 正在設計製造一種數位機械織布機,將圖像數位化後再將其轉換為織機動作:這是一種更具實驗性的體驗,因為這種織布機是以國內的方式製造的,這個計劃將是開源的。


施惟捷

我自 2013 起在墨西哥駐村後有了第一次結合智慧材料和民族文化的啟發,後又在2017, 2018 和台灣泰雅部落社群和歐洲電子織品社群共同策展了「部落對抗機器計劃」。後又承辦臺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專案,因應當時疫情而策劃了2020年的國際線上駐村「來自未來的朋友」(Having Friends in the Future),邀集來自跨域國際藝術家和台灣工藝師,以「工藝共地」為概念主軸於線上「推測式的」進行交流,以線上講座、線上工作坊、技術樣片(swatch)交換並集冊成書等行動,做為實體國際駐村交流之替代。爾後又在2021年的實體展覽策展活動中提出以「材料庫」概念裝置,推測設計一座以「材料」為交流形式的平台,試圖為國際交流間提供公制,為跨域合作中的概念衝突、語言障礙提供共同語彙。這些經驗都鼓舞了我在本次計劃中的參與。

在本計劃中我受到來自智利的 Maria Jose Ríos 的邀請,在資料視覺化的框架下,目標為印加文化中的暗星座文化和當代天文資料建立連結。在此展覽中可以看見一些初步的嘗試,例如ADQL(天文數據查詢語言)被用作天空中印加黑暗星座區域的現代「天標」。

雷射染是一項我發展多年的技法,旨在顯影工藝與程式藝術之間建立聯繫。通過利用可編程的DIY雷射投影機和最古老的照相工藝「氰版顯影」,在織物上形成永久成像。由於省略了在原始氰版工藝步驟中使用負片作為成像遮罩的步驟,這項光學工藝能在縫製好的服裝上,或是相對脆弱且略微不平坦的表面上產生較大面積的「印花圖案」。在這次的計劃裡,所有的雷射染印花都是轉化自取自蓋亞計劃資料庫中的星體資料。